千影忘剑

蚂蚁虫草

  没有人知道,病毒的源头。
  正如没有人知道,末日的源头。
  罗尼看着丈夫拿着刀疯狂追砍自己,体格的差异让她每一个躲避都是与死神玩俄罗斯轮盘。
  她从二楼跑下去,在茶几间周旋,略过大门,尖叫着用玻璃杯自卫,爬上二楼,腹间鲜血蜿蜒出一条红色轨迹,模糊散落在地上的待发论文,身后传来沉闷的撞门声。
  在打开儿子的门之前,她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一切。
  咔哒——
  淡蓝子实体在男孩身上舒展身体,美得如同仙境。
  而他眼神,一如往昔澄澈。